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
令问三问——与唐代江华县令瞿令问的隔空问教

“我吹过你吹过的风,这算不算相拥?我走过你走过的路,这算不算相逢?”聆听一曲新歌,神往一位古人。

去年七月,有幸到中唐江华县令、书法家瞿令问主政地履职,蹚水拜谒瞿令问书丹的《阳华岩铭》,攀崖登临瞿令问打造的寒亭,千年之后,掠过的溪风再不是中唐之风,爬过的山径不再是中唐栈道,但倾慕之情驱使我迫切想要走近这位中年书者和从幕僚提携的县令,与他相拥来一次跨越千年的隔空对话。

不问生平问友道

“年龄几何?家居何处?”是我第一个想问却不愿问的问题。遍查资料,您的生平——“瞿令问,一作令闻,生平无考,或以为望出博陵(今河南蠡县),唐代宗时人。历道州江华县令,为元结道州刺史下属。工书,尤工杂体篆及八分。”

“生平无考”“或以为望出博陵”着实让我有点悲凉。我以为,能被历史明载生平者大凡两类人:一是大忠大奸为正史所载,二是后世显赫为家史所载。作为唐代1557个县“流水的县令”之一,您的声名地位可能还不够入史;您瞿氏后人可能也不够显赫和人才辈出,以致地方志和家谱未曾详记生平。

“生卒由他,知者知之”,洒脱如您。

在您之前,吟哦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”的唐初诗人张若虚孤篇压全唐,其生卒无考;与您同代,问道拾得“世间有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骗我,如何处治乎?”的唐代诗僧寒山生前寂寂无名,死后风靡海内外被人膜拜千年,其生卒无考;以唐篆名世、自称“斯翁(李斯)之后,直至小生。曹喜、蔡邕不足道也”的李阳冰,同样s"> -2580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